冷王爷的特警妃

  古色古香的紫檀木镶金书案,式样古朴的十二连梅花祥瑞灯,高大的靠墙书柜上,摆放着整整齐齐的线装书籍,暗金色的方砖光可鉴人,银灰色的紫檀木大床镂刻祥云,床头上的嵌金玉钩温润柔和,映着烛火熠熠生辉。

  守在雕花门口的一双如花侍婢,低着头垂着手,好似这房中溶溶烛光里,不存在的空气一般透明。

  一个穿着月白衣裳的女子,飞快的从茶案上端起青瓷茶盏,走到她身旁,托起她的脑袋,小心道:“姑娘小心烫。”

  苏媚只觉得唇边划过湿润的液体,不管不顾的大口喝起来。一连喝了好几口,心口的火烧火燎渐渐平息,慢慢睁开眼来。

  银灰色的纱帐,绣着细细的祥云暗纹,看绣工便知是四川的蜀绣。之所以知道的这么清楚,倒不是她对绣工多么了解,而是曾经因为工作的关系,缉捕的一位大毒枭用的就是这样类似的蜀绣。而她所躺的牙床旁,一个容貌清秀的小姑娘正焦急的看着自己。

  婉儿一愣,手中的茶盏险些滑落,望着床上的女子眨眨眼,转过头看着房间里的人。

  银色的华服,紫色的绶带,墨玉色的冠紧紧束住乌黑顺直的长发,一支同样色泽的紫玉笄穿过玉冠,华贵异常。浓浓的剑眉,狭长的双目,薄薄紧抿的唇,勾勒出一个男人好看的容颜。

  苏媚心里一怔,顺着他的视线看着自己的身体。暖和的银色锦被遮住整个身体,只露出一只雪白的手腕,尖尖的指甲涂着浅粉色的蔻丹,上面画着小巧的花朵。

  “启禀王爷,姑娘的身子太虚弱,所以才会迟迟不醒来,只要多多调养就好了。脖子上的勒痕只要按时涂药,不出几日就能恢复。”一个须发花白的男人正在房中躬身低头回话,看样子是个医生,可是他的衣服很奇怪。

  “是!”老者恭恭敬敬的退出。 苏媚一愣,揉了揉昏涨的脑袋,疑惑道:“你是谁?我在哪?”

  “哼!”冷冷的话语打断了苏媚的话,带着鄙夷与不屑淡淡道:“婉儿,给她穿上衣服,关进大牢。”

  苏媚彻底懵了,这是什么情况?难道这是在拍电影?还没等她明白过来,穿着银色丝袍的男人已经走了出去,门口的侍婢立刻关上了门。

  婉儿瞧着苏媚茫然的神色,叹一口气安慰道:“姑娘别再看了,您这次悬梁自尽,要不是王爷来得及时,您……您那里还有命在呀!往后,您就别在想着寻死了,五王爷送您来就是为了伺候王爷的,您不好好伺候,还想着死,这下次谁也保不了您了。”

  苏媚迷迷糊糊听着她断断续续唠叨半晌,撑着身子起身,却发现下身一阵剧烈的疼痛。

  “嘶……”苏媚咬着牙齿,疑惑道:“我……”银色的锦被滑落,露出白的晃眼的身子,一丝不挂。下身的疼痛传来,让苏媚一惊,难道……

  婉儿看着她的神色,支支吾吾道:“王爷……王爷看您自尽没死……不高兴……就……就对您……那样了……”

  婉儿慌忙往后看了看,压低声音道:“姑娘您怎么能骂王爷啊……要是王爷听见了……又要拿您出气了!”慌忙忙的从一旁拿来一件士兵的衣服,给苏媚套上,歉意道:“您就挨几天吧,过几日王爷不生气了,兴许就放您出来了……”

  苏媚瞧着身上的士兵衣服,看着对面婉儿的月白衣裳,脑中一团模糊。到如今,什么状况,她还没弄明白。

  房间中的布置十分雅致,处处透露出古朴的感觉,宽大的屏风,水晶珠帘,雕花桌椅,地上铺着暗色的地毯,打扫的干干净净。这里是哪?她怎么会在这里?

  站在门口的一个侍卫瞧着房中的情景,抱拳道:“婉儿姑娘,水灵灵穿戴好了吗?”

  婉儿回头看一眼,点点头:“文侍卫,您好好的押着,千万别磕碰了,姑娘身子终究差着呢。”

  特警苏媚在执行捣毁毒窝任务时牺牲,穿越到蜀国古代女子水灵灵身上。被怀疑是细作而遭受百般折磨,之后被迫跳下悬崖重伤逃走。300年开启一次的往生门,自己竟然是能够穿越到千年后的钥匙,一代娲皇,妄图穿越回二十一世纪,成为长生不老之人,且看特警古代行。

  ©2018Baidu使用百度前必读平台协议企业文库广告服务百度教育商业服务平台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